www.qibo18.com
当前位置:www.qibo18.com > www.qibo18.com >
佳丽喷鼻草之意存焉
日期:2019-11-16 来源:www.qibo18.com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  东坡做此词,世传其死,以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馀生。”语也。东坡固有此愿耳,非实逝也。不雅“何时忘记”语可知矣!

  声口柔婉,深得此调体气。以轻灵之笔摹垂柳之姿,亦为得题。柳者,任人攀折,前人多认为贱。东坡则一反常例,以“才人”目之。“分付新春取垂柳”、“入格风流”、“清英雅秀”皆是也。下片“断肠是、飞絮时,绿叶成阴,无个事、一成消瘦。”则更怜其失,佳丽喷鼻草之意存焉。结拍“春风”者,以言君恩也。

  借送春而寄乡愁,情景剀切。“一纸乡书来万里。问我何年,端的成归计。”情实意切,大有老杜“我已无家寻弟妹,君今何处访庭闱。”之遗意。

  东坡词以刚健清爽为从,此词可谓代表。“ 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”,扰攘,何有于我!且吟且啸,曲道孤行也。“竹杖草鞋轻胜马”,轻为词眼,以言表情之轻快。草鞋胜马,虽则缓步徐行之意,而未经,读来神旺。“一簑烟雨任生平”七言道尽一东坡矣!结拍“回顾历来萧瑟处。回去。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萧瑟一词举沉若轻,东坡屡遭贬谪,饱历千难万险,几于死者不知凡几,而于坡公眼中不外“萧瑟罢了!必有第一等人格,方能有第一等文字也!

  东坡具之怀,故词多悲悯之音。“人取化工俱不易”,以六合为心也。“千回来绕百回看”认为心也。“人有泪。花无意。明日酒醒应满地。”以悲悯为心也。

  写寓娘即以自况耳。“炎海变清冷”者,东坡苏世、清节自持也。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者,东坡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之高怀也。

  此东坡借花蕊之名,依靠绝尘之抱负耳。上片极言佳丽之仙姿雅态,下片则抒时世迁流、佳丽迟暮之感慨。全词寄意幽窈,望之若近,即之则远,唯觉喷鼻雾空濛,霓裳宛正在;云和断续,步虚声杳耳。

  自序:仆七岁时见眉山老尼姓朱,忘其名,年九十余,自言:尝随其师入蜀从孟昶宫中。一日大热,蜀从取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诃池上,做一词。朱具能记之。今四十年,朱已死,人此词者。但记其首两句,暇日寻味,岂洞仙歌令乎,乃为脚之。

  送人之做,兼述旧逛,故能亲热。坡公笔下情多,于斯可见。“莫惊鸥鹭”者,爱物之情也。“春衫犹是,小蛮针线,曾湿西湖雨。”者,爱人之情也。

  “簌簌”之声,即孤单之怀也。结拍“凭仗飞魂招楚些,我思君处君思我。”亦“微斯人,吾谁取归?”之意,复关合“孤单”之题旨也。

  东坡词选韵颇有特色。此词上片“小、绕、少、草。”皆上声,一般而言,略少变化。而东坡此处独选上声,未必无因。盖上声柔婉,更宜表示春景之缠绵旖旎耳。“花褪残红青杏小。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”语气舒缓,声口绝佳。“枝上柳绵吹又少。海角何处无芳草。”先抑后扬,最见做意。东坡词总能予人、但愿,以其胸襟之宽阔、志行之高洁也。下片以少女语笑益觉春意沁腑,朝气满抱。“多情却被无情末路”之末路,貌似嗔怨,实则词情轻快,此段小插曲颇值回味也。同时王安国诗“春色末路人眠不得,月移花影上栏干。”庶几近之矣!

  东坡词亦有学冯正中处,得其妍妙。前六不减正中神貌,结拍“未信此情难系绊,杨花犹有春风管。”则为自门风口也。

  东坡词选韵绝妙。“洛城春晚。垂杨乱掩红楼半。”一个“半”字,废尽全国机杼。“为说相思、目断西楼燕。”西楼而着一“燕”字,则春情不成掩矣!

  上片不食炊火语。“明月如霜,照见人如画。”人月双清,故能惹起“喷鼻吐麝”、“马过无尘”之绝俗情景。下片则沧桑语。“乍入农桑社”者,坡公思归也。结拍“火冷灯稀霜露下,昏昏雪意云垂野。”以言归之苍茫,正切“孤单山城”之也。

  行喷鼻子一调两结最难,易成窠臼。东坡此做以轻快之笔一气拖过,尚不板畅。后之学者不免弄巧成拙,故云其难也。

  送客感怀,枨触。“飞絮落花,春色属来岁。”来岁春可沉来,人定沉来否?“欲棹小舟寻旧事,无处问,水连天。”怅惘之怀遍满于水天之间矣!

  悼亡之做,压服元九。起拍即沉痛,“十年两茫茫”,死者不克不及返,存者何故生?“两茫茫”三字当得千言万语。“不考虑,自难忘。”毕生之痛,虽死不忘,何待考虑也。歇拍既痛逝者,亦自伤也,益增哀痛。下片则白乐天“上穷碧落下,两处茫茫俱不见。”,一种深哀托诸魂梦,实神笔也。“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”鹣鲽情深,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也。一曲悲歌,博尽千古情泪!读之肠断,思之魂消,此之谓伟做也!

  东坡令词少有如斯豪宕者。上片大书其“狂”,左手黄犬,左臂苍鹰,帅千骑而逃风,彩34。招苍生以不雅猎。排场阔大,声势浩大。“亲射虎,看孙郎。”以江东孙郎自许,适见其“狂”也。下片则抒卫国之怀,“冯唐白首,不坠鸿鹄之志。”也。全词豪雄,畋猎之做,古今第一,虽摩诘“草枯雪尽”之妙莫能抗手也。